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吊绑辱巾帼

[复制链接]
声掩 发表于 2017-9-2 16:4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
11
11
11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是一间光线昏暗的平房,赵剑翎被凌空吊绑在了房间的正中。女警官嘴上的布条已经被扯去,双手和被俘时一样,被反剪在背后绑着手腕。一条绳索牵在了绑住她的手腕的绳子上,将她吊向了空中。赵剑翎以前被歹徒们用各种手法多次活擒,也常被人吊起来,但多数时候是手臂紧贴上身被五花大绑着,被吊的时候整个上身都受了力。而此时,她的身体的所有的重量全加在手腕上,将手臂向后上方拉扯着。只见女警官的上身向前倾着,几乎快倾斜到了水平状,一双赤裸的玉臂向后上方吊着,她的臀部向后半翘着,而一双脚踝也分别被另外两条绳索捆绑着,将她那两条玉腿分开成直角,拉向了两侧。虽然才刚被吊了两分钟,赵剑翎就觉得自己的手臂和肩部几乎被撕裂了般,疼痛无比,浑身上下满是汗水,瞬间就把衣裤都湿透了。女警官本就紧身的健身服此时更是紧紧地贴在了身体上,勾勒出了一对乳峰的尖挺曲线,透过了包括胸衣在内的两层布料,两颗乳头的形状在乳峰的尖端清晰可见。五个人看着这个武艺高强的年轻女子被吊绑得动弹不得,都不禁奸笑着。顾准为对赵剑翎在两天前让他当众出了个大丑嫉恨颇深,此时好不容易把她抓了起来,正打算上前将她折磨一番,却被张国强一把拦住。顾准为颇为不悦地道:“张国强,你拦我干什么?”张国强道:“顾老兄,你想要教训她的心情我理解。可是你不要忘了,这个小妞可是大家一起抓来的。她的功夫那么厉害,要是没有傅兄他们的帮忙,就我们两个可不是她的对手。”顾准为脸上不禁一红,但想到赵剑翎武艺高强,众人尽皆不敌,最后是用预先准备的圈套才把她擒住的,自己固然没面子,傅文乾却也没什么可得意的,于是道:“这么说来,傅兄不知道有什么高见?”傅文乾道:“这个小妞身材标致,长得也秀气,本该剥光了衣服让大家乐一乐。可是现下不同,有些重要的东西,还得让她说出来才行。至于说出来之后,你想拿她怎么样就怎么样!”听到这里,女警官的心中不禁一惊,虽然知道被这几个人活生生地擒住,很可能遭遇受辱的厄运,却没有料到傅文乾另有所图。她既不知道傅文乾想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想要知道这些东西。顾准为也问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傅兄究竟想要知道些什么呢?难道这小妞还知道什么重要的消息能入您法眼?”不料回答的却是张国强:“顾老兄,你真是有所不知啊。傅兄可是南洋会的人。”听到“南洋会”三个字,女警官心头顿时绷紧了。南洋会是由一群祖籍东南亚的C裔人构成的。由于南洋会不时有人回到东南亚探亲,在此前的分析中,南洋会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识破赵剑翎卧底身份的一个组织。只是由于南洋会平时和方徳彪素无瓜葛,非友非敌,赵剑翎没有想到他们会牵扯进来。此时一听,她不禁怀疑傅文乾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顾准为道:“失敬失敬,原来傅兄是南洋会的人。难道南洋会和赵月芳小姐有什么瓜葛不成?”张国强道:“南洋会和赵月芳小姐倒是没有什么瓜葛。不过赵小姐却知道不少南洋会的敌人的情报。”顾准为奇道:“这小妞来U国才没几天,怎么会知道什么情报?不知道南洋会的敌人是谁?”张国强道:“哈哈。顾准为老兄看来还不知道,南洋会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方老板啊!这小妞虽然来了没几天,可她是赵自忠的女儿,方老板当她是心腹,我们组织的情况,她可知道还真不少啊!”顾准为脸色顿时一变,道:“你说什么?”傅文乾道:“你们方老板在S市势力最大,我们虽然也是以C裔人为主的组织,但发展新的人员时,发现大多宁可投靠到方老板手下去。这样下去,我们连人都招揽不到了,更无法发展。所以我们早就把方老板当作敌人了,只是没什么行动罢了。”顾准为惊道:“张国强,你……你难道也投靠了他们?”傅文乾道:“他?他早就是我们的人了。是我们授意,让他把你们老板三天前要去祭拜赵自忠的消息透露给卡特那伙人的,想让双方火并一场。不料卡特不中用,被这小妞给解决了。”张国强道:“顾老兄啊,我劝你一句。前天你虽然是栽在了赵月芳小姐的手中,但是方老板也没给你好脸色。我看你不如也加入南洋会算了,你的身手好,杨老大一定会重用你的。”顾准为道:“你……你们,这……”傅文乾道:“你加入还是不加入,一句话就够了!”顾准为道:“我不加入!啊……”他的话才说出口,突然就觉得背心一痛,只见一截刀尖从自己的心口透出,原来是随傅文乾而来的南洋会的两个人之一自后将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后心。这变化的突兀和心狠手辣,连女警官这样见多识广的,都不免心惊。“真是废物!还是死了干净。”张国强看了顾准为的尸体一眼,走到女警官身前,道:“赵月芳小姐,你现在可是我们的俘虏了,不过你只要加入南洋会,没有人会亏待你的。”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双臂都快被吊得麻木了,但心头不停地算计着,倘若不答应,这些人留下自己尚有用处,倒不会下杀手。但是只要不说出他们想知道的情况,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恐怕难以避免;若是假作答应,这些人多半会让自己继续留在方徳彪的身边,这样对南洋会而言效用更大,到时候自然有周旋的余地。女警官眼珠一转,道:“我不想死!我答应,我答应加入南洋会。你们快放我下来。”不料张国强却道:“赵月芳小姐,你这句话我可信不过。你父亲是方徳彪的兄弟,你又救过他的性命,你要是背叛我们方老板,那倒是奇怪了。”赵剑翎道:“那你要如何才能相信?”张国强道:“这个很简单。你把我们方老板在他那块地皮上每天的人员布置情况都告诉我们,再说出他这一周每天要去的地方和路线。这样我们就可以相信了。”女警官心头不禁迟疑了一下,毕竟如果不说的话,这四个男人很有可能会用非常残忍的手段来折磨她。但这些情报对于方徳彪的敌人而言亦是非常有用,一旦得知了方徳彪内部的布防和平时外出的地点,无论是闯入他的地盘偷袭还是在他外出的半路上伏击,都会具有相当威胁,更何况组织内部还有张国强这样的内奸!赵剑翎一咬牙,道:“我才刚来没几天,这些情况我都不知道。”话音方落,张国强扬手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把女警官那清秀的脸庞抽得在一瞬间就扭转向了一侧,道:“赵小姐,看来你果然没有和我们合作的诚意。你现在可是方老板的贴身保镖,怎么会连这些都不知道?”赵剑翎一言不发,对着歹徒们怒目而视。一方面她以大局为重,方徳彪的生死事小,但查出他幕后的人物事大;另一方面,女警官被这些男人们活捉,只能任凭他们摆布,即便说出了方徳彪的情报,也难保这些人会轻易放过她。傅文乾走上前,手中已经多了一条收起的软鞭,他用鞭梢托起了女警官的下巴,道:“我最喜欢的就是身手不凡的女人,征服她们真是一种莫大的乐趣。张兄弟,昨天三哥带着大家去收服卡特的余部,结果……”张国强毕竟是在方徳彪那边当内奸,对于南洋会的行动不甚清楚,就问道:“结果怎么样?是不是又碰到什么漂亮的女人了?哈哈哈!”傅文乾道:“是女人,不过却是抓到了一个卧底的女刑警。金发碧眼,挺漂亮的,身手也不错。我和这两个兄弟一起上,才抓了活的。这女警还挺刚烈的,不管怎么用刑,什么都不肯招。不过被兄弟们剥光了衣服拷打调教了一个晚上,现在正老老实实地给大家服务着呢!哈哈哈!”赵剑翎听得暗自悲伤,她知道国际刑警处在卡特手下也安排了一个女警官作卧底,卡特要伏击方徳彪的消息就是她送出来的。本来卡特一死,这个女警官的任务也该结束了,没想到却落入了南洋会的手中,更不知怎么暴露了身分,自然是生不如死了。只见张国强脸上现出了悠然神往的表情,道:“真可惜,每次遇上这样的好事,都轮不到我。”傅文乾指了指被凌空吊绑着的女警官,道:“这不就轮到了么?这个小妞虽然不是女刑警,但身手却比女刑警还好,长得秀气,身材更是没得说,而且也是烈性子,玩起来可一定带劲得很。”张国强此时心中欣喜,望着赵剑翎,目露淫光。女警官自知厄运将至,不禁紧咬着牙关,更暗自嘱咐自己不要让这些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分,否则下场之惨更将难以预料。傅文乾继续道:“只可惜三哥有爱才之心,见这个小妞身手好,对她颇为器重。不过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可要从这小妞的身上问出情报,她要是不招,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哈哈哈!小妞,你说不说?”原来傅文乾就是当天在墓地看着赵剑翎出手击败卡特手下,救下方徳彪的两人之一。而当时的另一个人则是南洋会的第三号人物。眼看赵剑翎依然一言不发,张国强跨上一步,走到她正前方,双手齐出,隔着两层湿透的衣衫,就将她那两颗紧贴在衣衫下已然凸起的乳头捏住。女警官原本就被吊绑得汗如雨下,痛苦不堪,此刻更是如触电般地全身一震,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啊……”敏感的胸尖被男人捏住,赵剑翎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只见豆大的汗珠从额角和鼻尖滴落,清秀的脸庞也微微扭曲着。张国强道:“赵月芳小姐的脾气果然挺硬的。可是你要是再不合作,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女警官虽然身体倾斜得很厉害,但还是勉强仰着头,双目直视着对方,似乎要喷出火来。张国强和她目光对视,不禁心头一寒,竟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捏住她乳尖的双手,退到了一边。他才退开,傅文乾手中软鞭一抖,自右上至左下抽打在了赵剑翎的身上。女警官身体一颤,发出了一声闷哼。即便她身上那件健身服质地虽薄却颇具韧性,在这一鞭抽打之下被撕裂了很长的一道口子,露出了女警官身体上雪白的肌肤。傅文乾是练过武的人,出手既重又快。他自负武艺高强,却被赵剑翎这样一个年轻女郎打得一败涂地,心中愤恨。此时一鞭方过,第二鞭又换了个方向自左上向右下抽打下来。“呃……”赵剑翎虽然强忍着,却还是发出了沉闷的呻吟,身体又是一颤。这一鞭刚打到她的身体上时,鞭头即划破了她身上的上衣。随即软鞭在她身体上横向扫过前一鞭划破的那道口子,顿时将一大片衣衫扯碎。女警官的上身自胸部以下顿时裸露了大半,平坦而紧绷的腹部和性感的肚脐都完全出现在了男人的眼中。“呃……呃……呃……啊……啊……”傅文乾手上丝毫不停,紧接着第三鞭、第四鞭又抽打了下来。赵剑翎本就被歹徒们用这种残忍的吊刑折磨得双臂和肩头疼痛麻木,此时遭到严刑拷打,虽然强忍着,但到了后来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呻吟了起来。十鞭一过,傅文乾停下手来。只见女警官惨遭一轮拷打之后,紧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剧烈地喘息着,健身服只剩下几片碎布挂缠挂着,冰清玉洁的身体赤裸着,纵横着几道淡青色的鞭痕。傅文乾刚才在拷打赵剑翎的过程中,一看她胸前的衣衫被软鞭扯破之后,就不再向她胸前击打,因此她的白色半截背心胸衣依然完好无损。但女警官浑身是汗,薄薄的胸衣紧贴在一双尖挺的乳峰上,已呈透明状,红色的胸尖和浅色的乳晕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对玉乳实同裸露无异。傅文乾道:“赵月芳小姐果然是女中巾帼,可真能忍啊!不过再这样下去,可得把你一身细皮白肉给打坏了。赵小姐,你要是再不招供,咱们就得换个花样玩玩了!”张国强道:“傅兄,赵小姐的身材可真是标致,不剥光了还看不出来。她平时有一个部位一直露着,很吸引人,不过你却没有看过。”只见张国强的手顺着女警官左侧性感的大腿向下摸去,滑过了膝盖和小腿,落在了她那被绳索捆绑的脚踝上,手指轻轻一带,就将她的运动鞋除下,一只白皙纤秀的玉足顿时裸露了出来。傅文乾赞叹道:“果然不错。老子见过的女人多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脚。”他说着走到了张国强的身边,把软鞭交到了左手,腾出右手来抚摸女警官那被捆绑住的左脚。他的抓住了赵剑翎的玉脚,反复地抚摸和捏弄着,并用手指不停地扳着女警官那整齐而小巧的脚趾。赵剑翎在二十岁前较为保守,很少赤脚。后来随了大流,在夏天,赵剑翎虽然以赤脚穿凉鞋的时候居多,但毕竟是只能让男人看不能让男人摸的。此刻被男人用极为猥亵的手势凌辱着自己的一双玉脚,她由于羞耻而不由自主地挣扎了一下,但随即镇定了下来。傅文乾一挥手,随他同来的两个歹徒立即会意,行动了起来。一人走到了赵剑翎的右侧,将她右脚上的运动鞋也剥了下来。另一个歹徒却递上了两副夹棍,分别给了傅文乾和前面那个歹徒。傅文乾得到张国强消息,知道这次要对付的是上次在墓地看到的那个既清秀又厉害的年轻女郎。想要得到情报,把赵剑翎抓住后刑讯拷问多半是免不了的,因此随身带了一些简便的刑具。此时这两副夹棍分别夹在了女警官一双秀美的玉脚上。傅文乾双手用力抓住夹棍两端一合,赵剑翎顿时觉得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从左脚上传来,左腿至身体猛地一挺,发出了一声极为凄厉的呻吟。“啊……”她的呻吟声才叫出口,右侧的那个歹徒也立即将夹棍收紧。女警官的右腿又是剧烈地一震,原本就布满了汗水的玉体上此刻到处都溢出了豆大的汗珠,清秀的脸庞向上扬起,一脸极度痛苦的表情。当傅文乾和那个男人把手中的夹棍松开之时,赵剑翎刚才直挺着的身体立刻就瘫软了下来,脸庞也深深垂下,口中喘息不止。傅文乾道:“赵小姐,你到底招不招啊?”赵剑翎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傅文乾向另一个歹徒点头示意,两人一起收紧了手中的夹棍。一声惨叫声中,女警官的全身再度绷紧挺起。张国强就站在她的身侧,看得清清楚楚,眼看着女警官痛得玉腿微微颤抖,青筋迸现,极为凄惨。这次的夹脚之刑持续了两分钟,等到傅文乾和那个歹徒松开夹棍之时,赵剑翎只觉得两眼一黑,就昏死了过去。另一个闲着的男人连忙拿来了一盆凉水,泼在了她的脸上。赵剑翎才渐渐地苏醒过来。只听傅文乾淫笑道:“赵月芳小姐,你这熬刑的本事,可真是一点都不比那个女警官差。不过我还有的是手段,不怕你不招。你挺得越久,咱们的乐子也就越大,哈哈哈哈!”其实赵剑翎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意志和毅力之强,岂是警方在卡特手下卧底的女刑警可比,更何况她一直从事危险的任务,屡屡被擒受刑,熬刑的经验也颇为丰富。但即便如此,此刻才被审讯了数分钟,她只觉得浑身剧痛乏力,丝毫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张国强眼见武艺高强的赵剑翎衣不蔽体,早就心生邪念,道:“傅兄,我们不用和她废话,到她撑不住的时候,自然就会把知道的都招出来。”傅文乾道:“不忙。咱们动手之前,怎么都该给她一个机会。赵小姐你说是不是?”他一边说着话,手中又接过了软鞭,用鞭梢在赵剑翎左乳上一捅随即收回。只见女警官的乳峰被由于汗湿而呈透明状的胸衣所紧贴着,精致而颇具弹性,被鞭梢一捅,立即上下颤动了起来,更是性感无比。赵剑翎看出这几个人心中都已满是淫邪之念,料想无论自己招或不招,都会被他们用残忍的手法蹂躏,冷冷地骂了一句:“畜生!”傅文乾手中软鞭一扬,竖直着自上而下抽下,正中女警官的前胸。她的胸衣前襟随即被软鞭绞裂,双乳之间那道陷入的乳沟完整地裸露了出来,两侧贲起的胸肌布满了汗水,更是晶莹夺目。女警官生性贞洁,眼看自己在歹徒面前赤裸上身,本就颇感无比羞耻,不料此时连胸衣前襟的也被扯破,当众露出了乳沟。但她想到自己胸衣现在已呈透明状,一对尖挺的乳峰早就被男人看得清清楚楚,于是便一咬牙,忍着痛,宛若刚才的傅文乾那一鞭没有打过一般。男人手中不停,又是两鞭分别击在了赵剑翎的双肩上,顿时将她那半截背心胸衣的两侧肩带分别扯断,只是湿透了的胸衣紧贴在了她的胸部,竟没有掉落下来。傅文乾鞭锋一转,又打向了女警官的腰胯之间。每一鞭击出,赵剑翎的裸体都是一颤,几鞭一过,她的短裤也被打成了碎片,而里面的内裤也被汗水浸得湿淋淋地紧贴着身体,腰部两侧的布料也已被打断。这几鞭他意在除去她身上的衣衫,因此站位远了些,出手时仅让鞭头打实,因此对赵剑翎造成的痛苦不如前一次拷打这么厉害,使她能咬着牙忍住不发出呻吟声。男人们此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个被捆绑着的近乎于全裸的年轻女郎,都难以想象她就是刚才那个武艺高强、身手卓绝的格斗高手,当然他们更想不到她是个远在东南亚赫赫有名、身居要职的女警官了。女警官的亵裤窄小,玉臀本就半裸在外,透过已经湿透的内裤,深陷的臀沟和阴毛稀疏的阴部都清晰可见。张国强为了看得全面,还绕着被吊绑的赵剑翎转了一圈,淫笑不绝。傅文乾道:“赵小姐如果继续执迷不悟,那我就只有替你把身上的那些杂货都给清理了!”说完,他手中软鞭再度挥起,鞭头所及之处,女警官身上仅存的破碎的胸衣和亵裤被先后卷落,她的酥胸、阴部和臀部彻底袒露了出来。虽然众人透过湿透的内衣裤对她的这些部位都看得真切,当最后一片碎布从她身上飘落之际,男人们还是发出了一声赞叹。赵剑翎此时更是又羞又愤。以前她这样的高级女警官一旦被歹徒们擒获,严刑拷打自然是免不了的。由于她长相清秀,气质清纯,几乎每次都会在审讯中被男人们剥光衣衫,但象傅文乾这般利用软鞭的拷打来剥光她的衣服,对女警官而言还是第一次。这也是由于傅文乾是习武之人,出手又快又准又狠,而且似乎精于此道。张国强道:“傅兄,我们先上。你在前面我在后面,可不能客气了。”傅文乾和张国强两人就在赵剑翎的一前一后,占据了位置。女警官虽然奋力扭动着一丝不挂的玉体,但毕竟被绑着,一身武艺无法施展,只能任由男人们摆布。两个男人分别解下了自己的裤子,前后一齐动手,将赵剑翎挣扎着的裸体抱住。张国强双手自后先前,抓住了女警官那一对尖挺的乳峰,而傅文乾却自前向后抱住了她那浑圆的玉臀。两人牢牢地钳制住了她的玉体,赵剑翎的挣扎幅度顿时就变得很小。歹徒们一起下身向前一挺,早已直立的生殖器同时插入了女警官的阴部和肛门。“啊……”赵剑翎发出了一声惨叫。她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方徳彪处卧底过程中身分尚未暴露,却反被南洋会的人擒住施以凌辱,一身高强的武艺被绑得无法施展,只能任由歹徒们用如此残忍的手法强奸。傅文乾想到自己习武多年,联合另两个人却敌不过这样一个清秀的女子,此时好不容易把她抓住剥光,自是不会放过征服她的机会。而张国强在方徳彪的手下,对赵剑翎的才貌双全自是垂涎已久,此刻觅得良机,更是全力以赴。女警官虽然有过很多次性交的经历,但毕竟全都是被人强奸,因此身体的反应和没有多少性经验的女子无甚差别。此时她的阴道完全是又干又紧,傅文乾的生殖器在里面一抽一插,虽然费力,感觉上却很是爽快。张国强在方徳彪手下没什么玩女人的机会,没有想到这次却能强奸这样一个身手不凡、性格刚烈的玉女,此时生殖器在赵剑翎的肛门里反复抽插,双手却肆意蹂躏着她的酥胸,也觉得乐趣无穷。只见女警官那身材完美得几乎找不出任何缺点的赤裸的玉体如同落叶一般在狂风骤雨般的强奸中飘摇不定。她的臀部在两个男人的冲击下前后晃动,弹性十足的玉乳更是被捏成了各种形状。“啊……啊……啊……啊……”两个男人的脑中想着赵剑翎的武艺高强,眼中看着清纯灵秀、冰清玉洁的气质,耳中听着她那充满了羞耻和痛苦的呻吟,只觉得无比兴奋,心理和生理的快感交杂在了一起,很快使他们到达了高潮。两人几乎同时把精液射入了女警官的体内。傅文乾和张国强才将生殖器拔出,另两个男人就立刻拥上,占据了他们两个的位置,开始了新一轮的强奸。而傅文乾和张国强刚完成了一次射精,此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走到了两侧玩弄女警官的两只秀美的玉脚。很快那两个男人也完成了他们的强奸,傅文乾和张国强就再度上前,只不过这次他们换了个位置,张国强在后而傅文乾在前。就这样强奸一轮一轮地进行着,赵剑翎的身体完全是在违背意愿的情况下被男人们肆意地侵入,所带来的痛苦和羞耻只能靠呻吟和挣扎来宣泄。在整个强奸的过程中,吊绑她的绳索随着男人的抽插和她的扭动不停摇晃着,绳索深深地嵌入了她手腕和脚踝的肌肤之中。在精神上,女警官自然不会产生任何性欲和快感,但毕竟由于奸淫的强度太大,次数过多,原本赵剑翎依靠自己的毅力和潜意识控制着生理上的反应,到了后来全身麻木,痛苦难当,身体最终还是崩溃在了强奸者的淫辱之中。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竟然被歹徒们用暴力实施了八轮强奸。每个男人都在她的阴部和肛门内分别射了两次精,而赵剑翎也被奸淫得昏死了两次,又很快被痛醒。待到这四个男人完全满足停顿下来之时,女警官雪白的玉体上原先的鞭痕已然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男人们的指印。她的乳头和阴部都红肿着,曲线优美的大腿内侧到处都是精液和淫水的混杂物。傅文乾道:“赵月芳小姐,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固执,你的身子都被咱们占了,还不肯把我们想知道的情报说出来?”赵剑翎喘息着,一对尖挺的玉乳起伏不定,骂道:“畜生!你们一定不得好死!”张国强道:“这个小妞倒真是坚贞不屈啊!傅兄,接下来咱们要换点什么花样?”傅文乾道:“我这次出来得急,没有把各种刑具都带来。可是要是把这个小妞押回去,三哥多半不让我们这样折磨她。要不咱们一起出去挑选一些刑具?顺便也让赵小姐休息休息,养养精神,这样下一场才精彩。”于是傅文乾、张国强和另一个南洋会的人一起出去拿刑具,只留下了一个人看守着赵剑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11
11

QQ|手机版|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GMT+8, 2017-10-21 22:04

我们的联系邮箱: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