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调教老婆成淫荡妻

[复制链接]
怪咖 发表于 2018-2-25 05: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切由按摩开始。
老婆小琳身高1米65、体重48公斤,肤色白皙,长长的头发,高中时同学们都赞她貌似明星关芝琳,两个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32B的胸部不算很丰满,但乳头超粉红,再加上一双白滑的美腿配上超短裙,真是想立刻把她就地正法。
妄想,她怎会穿超短裙呢,就算短裙都不肯穿呢!我没有其他院友幸运,婆天生超保守,性格倔强固执,加上小器和容易发怒,真是令我吃不消,好变态的想找人惩罚她、凌辱她。想到这里小弟弟已经强壮起来,急不及待设计我的绿帽计划。
以老婆的保守性格,哪有这么容易呢!左想右想,终於想到最容易和异性接触的——按摩。婆因工作关系要常常对着电脑,所以肩颈常酸痛,而她又喜欢按摩,还要是油压那种,可以从这里入手。适逢暑假期间又是我们拍拖N周年纪念(藉口),小朋友可在外家寄托,而我就安排四日三夜的泰国淫贱旅行。
怀着既奸险又兴奋的心情终於到了泰国,到达酒店时已是傍晚,梳洗后就到酒店楼下的餐厅晚膳,当然为了所谓的庆祝,红酒几杯是少不免。差不多两小时后,老婆已经醺醉了,好机会来了,我以极速将老婆送到酒店房,便问她:「宝贝,今晚你好像很累,不如我找按摩师帮你三人六手按摩好吗?」老婆「咿咿呀呀」的说:「嗯!」哈哈!我立刻致电我早已在网上找的按摩师(当然是男的),叫他们十五分钟后到,而我在这时立刻拿了我偷偷买的情趣内衣和老婆换上了,粉红色边透明蕾丝低胸小背心超短裙加上小丁字裤,透出超粉红的乳头、白滑的双腿,小弟弟即时爆胀呀,救命!当然这个历史性时刻要录起来慢慢欣赏,我在床角边偷偷装了微型摄录机,没人会发现的。
「叮当!」我一开门,见到三个体格强壮、样貌英伟的泰藉按摩师(译音:
亚high、亚死、亚我),我立刻用简单英语请他们入房。我心想,这样靓仔都好,万一婆清醒过来见到靓仔都好些。
当「亚我」一见到婆已伏在床上,露出了两片白皙的玉臀,臀中阴毛已有数条走了出来,「亚我」看见后即说:「Sosexy!」而他的裤裆已起立致敬。
我这时对他们说:「令我老婆舒服而我婆没有拒绝,你们可以和她做爱。」跟着我便把预早买的安全套给他们,「亚死」抢到后连声对我说:「ThankYou!Thanksalot……」而我这时便坐在另一张床上观战。
正式开球,一开始三个泰仔「咿咿哦哦」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好像在争夺一些东西,跟着「亚high」好像输了,不情愿地走到床尾,而「亚死」和「亚我」就分别去到婆的两边,开始左右夹攻,慢慢在婆的肩膀上爱抚下去,而「亚high」就由婆的脚趾按起。
当婆被三个「high死我」按摩时,舒服到不禁发出「嗄嗄」声,加上我放了一些令人放松的音乐,令整个气氛非常舒服。大约持续了两分钟,「亚死」在婆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只听到婆说:「唔……」说时迟,那时快,「亚死」和「亚我」已经非常合拍地把婆的性感睡衣脱去,「亚high」见状立刻加入战团,把婆仅有的丁字小内裤也脱去。
现在婆已经背面全裸向着「high死我」,我坐在旁边观看真是high死我才真。第一次看着婆被其他男人看清光,原来真是如此兴奋的,大家不妨一试。我忍不住了,将裤裆里的小弟弟掏出来套弄一番,差点儿射了出来,幸好及时控制住。
他们见状也立刻将自己的短裤快速脱下,露出三条已向美女老婆致敬的大鸡巴。三个中以「亚high」的最长,「亚我」的最黑,而「亚死」的最特别,龟头好像小童的拳头这么大,如婆给它插着真是有好戏看了。
「亚死」和「亚我」已将双手放在婆因趴卧而挤压的胸部边抚摸,而鸡巴就放在婆的手掌上磨擦,婆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双手竟然有节奏地前后摆动,口里还发出「呀呀」的声音。
这时「亚high」按捺不住地用手指直接捏着婆的阴部,一看之下,原来婆的小口竟像汪洋泛滥,淫水已经从洞口倾盆而出,在灯光照耀下竟发出一度彩虹,真是奇景!
婆在「亚high」的带领下,美臀左右摇摆,慢慢身体已向上提升,由趴下变成跪下,「亚high」见机不可失,将长而幼的鸡巴向着小进发,由於实在太湿的关系,「亚high」一插即入,还口中念念有词说:「好窄,爽死了!噢!」他那「噢」的一声令我惊醒过来,因这情况实在太激烈了,连我都未有提醒他戴上安全套,唉!内射就内射啦,毕竟婆有吃避孕药的习惯,算了吧!
看见「亚high」不停地抽插,「亚死」一个闪身快速地躺在婆身下,一面玩弄婆的双乳,更用口大力地吸啜超粉红色的乳头。
此时「亚我」哪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条黑鸡巴直入婆的口中,婆很配合地吸啜更发出惊人的「咄咄」声。
有没搞错?婆从来未有试过和我口交,怎么现在食黑鸡食到如此滋味,真激气!
过了半分钟,「亚死」突然将「亚high」的长幼鸡巴拔了出来,想将自己的大龟头鸡巴塞进去,但在小外磨擦了数下仍进不去,因婆的实在太幼嫩了,我都不是常常可以享用,现在你们好运了。终於试了几十下,「亚死」的龟头始进入了一点。
这时「亚high」按捺不住,将床单上的爱液抹在婆的屁眼上,一下就插入屁眼,同时「亚死」也终於将大龟头插了入嫩。两个人好像交叉走位似的,你操一下呵呵一下,婆这时好像疯了似的大声呻吟,这种情景我以为只有在A片中出现,想不到现在活生生的呈现眼前,真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
「亚我」终於第一个忍不住,在我婆口中射了,而婆又乖乖的把精液全部吞下,还用舌头吸舔「亚我」的龟头,彷佛不愿意松口似的。「亚high」可能受到屁眼的刺激,也喷射在屁眼里面,只见随着他把鸡巴拔出,浓浓的精液慢慢从婆的肛门中流出。
两人已缴械,「亚死」现在可以独享我婆了,他嘴里暗笑的将婆抱起坐在他的鸡巴上,一套入便以女上男下方式抽插,每插一下,婆便「呀」的大叫一声。
可能阴蒂受到大龟头的刺激,很快婆的高潮就来了,「亚死」见状立刻加快抽送速度。
见婆浑身急促颤抖,「亚死」立刻将大龟头拔出,一条水柱立即从婆的嫩喷出,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潮吹」?实在叹为观止。
未待婆从高潮中回过气来,「亚死」这时已将鸡巴放入婆的口中前后抽插,不足半分钟便一射入网,最后比数是3比0。而我这时也向天空发射礼炮,多谢三位泰仔精彩的演出。
婆被「大三通」后已疲累不堪,伏在床上含着满嘴「亚死」的浓液睡着了。
而我也打发了他们,三男走的时候感激的连声向我说:「多谢!
多谢!「我睡在婆的旁边看着她含住别的男人精液,心想明早当她起床时会否记得昨晚的疯狂享受?哈哈!这只是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二)续上次泰国淫贱之旅
当第二天婆起身时已经是下午十二时了,口里还滴出按摩师的精液,朦朦胧胧的对我说:「老公,为什么我这么累的?我昨晚做了什么呀?我们是不是吃了椰汁西米露,我口里还有些呢!」跟着便把「它」吞了。
这时我想:「不是吗?自己昨晚一对三大战都不记得,还说吃了西米露!」我:「没有,我们吃完晚饭,饮完红酒后便上房睡觉了。」婆:「是吗?」跟着便脚步浮浮的去梳洗,过了一会便面带着淫荡的笑容对我说:「老公,我有些说话想跟你讲,但你要答应我听完不要嬲我呀!行吗?」说完便用左脚尖在我的裤裆上下摆动。
我小弟弟即时有反应,口震震的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嬲你的呀!」婆:
「人家昨晚做了一个好淫荡的梦呀!我和三个泰仔玩4P呀!搞到好兴奋,今早起床不知怎解小同屁眼都湿透了呀,我不依呀!」有没搞错,做梦?竟然将昨晚的事以为是做梦?我不是怒,而是超兴奋、超开心才对,她有这样的反应真是令我喜出望外。
我:「这么刺激,我怎会嬲你呢?如果你真的喜欢,让你试真的又何妨!」婆:「你不介意我和别的男人爱爱吗?你舍得呀?」说完便飞扑在我身上,用舌头撩我的耳朵。
我暗笑地说:「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应承你。」跟着我便用手摸她的小,呀!
已是非常湿透,淫水还滴在我大腿上,不由分说我便和她大战起来。
这次做爱婆和以前不同,她非常主动,大声呻吟,竟然还和我玩69口交。
真是意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效果,莫非女人真是要给别的男人调教过才行?我这变态的绿帽计划,跟着下来就一切好办了,哈哈!既然去旅行有这么刺激的效果,要加快安排下次「希腊天体沙滩之旅」先得!
(三)希腊天体沙滩之旅(前篇)
(1)设计第二次**之旅
一切来得太好了,自从上次「泰国淫贱之旅」后,老婆小琳现已对性好像开放了很多,常常要求看A片,还要模仿片里的女优,做出一些极度淫贱的表情:
「呀……呀……快些!老公,宝贝,我要!我要呀!」以观音坐莲式在我双腿上发狂地摇,我哪受得了这般刺激,不到一分钟已在婆的洞内射了。
婆:「唉!真是不中用,两三下就射了,真扫兴!」即刻下马,边埋怨边走入厕所冲凉。这时我想,女人真是要给别人调教才会成长,但料不到婆成长得这么快!不过,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想着想着,婆已剥光猪走了出来:「喂!干嘛呆呆的坐着?帮我按摩。」给她一吓,我立即回魂。
我:「不是呀!我在想怎样才能满足你呢!现在你这么大食!」婆:「傻猪老公,刚才人家是说笑的,老公才好用呢!弄得我很舒服,不过就……」我:「就怎样?」婆:「就是持久力短了些,人家还未到高潮呀!」这时婆又用左脚尖来逗我的鸡巴。
我:「宝贝,对不起哦,为了补偿你的损失,下个月我和你再去」希腊「来个大解放的旅行,好吗?」婆听了开心到几乎跳到我的肩膊上:「真的吗?我好想再去呀!」「希腊」,一个梦幻性地,这里有个「超级天堂海滩」,所有人无论男女都是全裸的,去过的院友应该知道。上次我和婆是在渡蜜月时去的,但当时思想保守,仍未懂得享受**的乐趣,所以去到也没有全裸。
我:「但今次我们去要放纵一次,要去」超级天堂海滩「全裸,行不行?否则不去也罢!」婆:「就怕你不敢,我倒没有所谓。」
我:「那明天我就去买机票,向」希腊「全裸进发!」婆在不知不觉间中了计,我还买了一些情趣用品,如眼罩、手铐、口罩、催情香水等,打算到时将性趣推至高峰。
(2)飞机上的凌辱
苦等了半个月,终於到了去「希腊」的日子,我们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到达机场,因暑假关系很多人去「希腊」渡假,我们被编排到不同座位,幸好是前后排,每排有三个座位。上到机后,我们发现前后左右都坐满人,而且全是男人,我叫婆坐前面中间位,而我则坐后面中间位,如果有事我可以看到并保护她,其实心想:有事发生才好呢!
坐在婆右边的是一个很有礼貌的日本男人,看到婆要入座时立刻起身让婆进去,还说:「阿里阿多。」而坐在婆左边近窗口位的是一个满面胡须、身材肥胖的亚洲男人,不知国籍,我们上机时他已熟睡了。
婆非常爱美,一上飞机便拿了块大镜子挂在前面椅背后对着化妆,她还不知若从后排望向镜子,已将她的粉红蕾丝小内裤透视出来了,连阴毛都可看见,非常诱人。
隔了数分后飞机就起飞了,因为是夜机关系,在飞机上我们会享用晚膳,空中小姐/空中少爷陆续为我们送上晚餐,当去到我婆的那行座位时,胡须男仍然睡着,婆便好心的用手拍拍他的肩膊,男人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望着这个阻止他睡觉的小美女。
当他正想破口大骂时,突然被我婆的性感衣着吸引了,因为我和婆说好今次要去「希腊」大解放,所以衣着会比较性感暴露。婆今天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露背连身短裙,前面低胸,不用伏下都已经可以看到入面半杯的粉红色胸罩,万一俯低少许,相信连那超粉红的乳头都可清晰可见;而下身的短裙长度刚刚盖着臀部,两条白滑的美腿已暴露在空气当中,有哪一个男人见到不动心?再加上出门前我在婆的耳背、颈部、双手双脚喷了催情香水,哼!所有男人的眼光都会瞧向这个性感的大美人。
性感老婆:「先生,用膳了!」婆轻拍着胡须男膊头说。
胡须男用带有日本口音的英文回答:「噢!嗯,谢谢你!小美女。」跟着用他肥大的右手接过空中少爷手中的餐盘,很明显手背有心地压着婆的胸口,两粒小乳头都被向上推了上去,曝光於人前,看到空中少爷及隔离的日本男人呆了几秒。而我从镜子看到一切,鸡巴更极速膨胀起来,连椅背后的桌面都升起,劲!
胡须男露出带点猥琐的笑容说:「噢!真的对……对不起呀!」跟着贴着婆的耳边说:「你的胸好软好软,两粒乳头好靓好吸引,真想啜一啜呀!」这时婆已经满面通红,第一次在清醒之下被陌生男人看光。
婆:「唔!」跟着便转身望向我,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低下头吃饭,婆只好望回前面,而他们的眼光隔了半分钟后才移开。
吃完饭后,空中少爷问要茶或咖啡,胡须男即说:「Coffee,Please!」跟着便把餐盘交回空中少爷。婆今次学乖了,以双手护胸,所以胡须男的右手背只压着婆的双手,左手接着空中少爷的咖啡,但不知是否故意,咖啡滴落了婆的白滑双腿上,说时迟那时快,胡须男放下了咖啡,随即拿着纸巾在婆的双腿乱摸,右手原来仍然压着婆的双手,婆连反抗都不能。
胡须男更用手揭开婆的短裙,露出透明粉红的蕾丝小内裤,用纸巾向阴部磨擦。婆一边用手反抗,一边发出:「唔……唔……it」sOK!「最后胡须男见好就收,暂时放过婆。
用完晚膳,机上发出广播:「飞机灯光将会关闭,大家可以休息一下。
多谢乘撘XX航空!「我听了后突然惊醒了,料到关灯后一定有好戏看。
我接着便对婆说:「我非常头痛,刚刚吃了药,想要休息一会。」说完便把太阳眼镜戴上了。因坐在我隔邻的两个外国人在看书,开了自己的独立座位灯,而我又不想戴机上的眼罩,戴了怎样看戏?
婆关心地回应:「那么你快些休息,我不会骚扰你的。」哈哈!这时胡须男竟然向我发出一个奇怪的眼神,似是感激又带点奸险。
一分钟后,灯光熄了,一切看似平静,但暗藏着「性」机。隔了约十五分钟后,婆已呼呼入睡,等了这么久,胡须男终於有所行动。从镜里反映,见他用右手偷偷地拉高婆已经很短的裙子,内裤已经暴露了出来,右手指尖慢慢地从内裤凹位磨擦,他见婆没有反应,竟然大胆地用食指将内裤边撩起,直接接触婆的阴蒂。天呀!婆还继续熟睡,一动也不动。
胡须男玩弄了约一分钟,更将手指放在口中,品嚐着婆美味的爱液。
看到这里,我的鸡巴又再次升起,因我看到婆的爱液在他手指中竟然多到滴出来!胡须男跟着用他的左手伸入婆的胸口内抚摸婆的白嫩乳房,再用手指尖玩弄乳头。
这时婆才终於开始惊醒过来,眼睛睁开准备大叫之际,隔邻的礼貌男竟然用小刀放在婆的颈上,并用嘴巴贴在婆的耳边说:「Myprettygirl,don」tmove!否则划花你的脸。「说完更用舌头向婆的脸部上下磨擦。
啊!原来他们是一夥的,一人坐一边,左右夹击。
婆:「不要呀!不要划花我的脸!」嗄!不是吧?只说不要划花脸,那么就可以给人摸遍全身了?
礼貌男:「可以,只要你乖乖的听我们说话。」婆:「只要不划花我的脸,什么都听你们。」礼貌男不等婆说完便用嘴巴向我婆的小嘴进发,舌头在婆的口内乱跑。
礼貌男:「好香甜的口水,我喜欢。」
婆:「你们还想怎样呀?」我想:傻瓜,哪有这么轻易放过你,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胡须男竟然同我讲出同一番说话,然后把婆的背心裙拉下,半杯式胸罩即时露了出来。
礼貌男:「好Sexy!ILikeit!」跟着他便从后解开婆的胸罩扣,一对雪白的乳房彻彻底底地暴露了出来。两个日本男一见这双超粉红的乳头,一口便含了下去,一左一右非常合拍。日本男人真懂享受,难怪他们的A片拍得这么出色。
跟着胡须男急不及待地将婆的背心裙褪到她的脚尖,而礼貌男则合拍地把婆的粉红蕾丝小丁字内裤也脱去,这时婆已经全身赤裸,实在太迷人、太刺激了!
礼貌男:「帮我拿条鸡巴出来好好品嚐一下!」婆:「只可用口,不要*奸我呀!」礼貌男:「那就要看你服待得我好不好了。」
婆:「哦!」跟着便听话地将礼貌男的鸡巴掏了出来,用不太熟练的口技帮他口交。
胡须男:「那我呢?」跟着便把自己的鸡巴拿了出来,在婆的小口磨擦。
婆:「求你不要呀!」想哭地哀求着。
胡须男心想见好就收,跟着说:「帮我用手弄到它们射出来。」边说边用手去掐婆的乳房,婆只好听命地帮他们手口并用的一边口交、一边手淫。
我坐在后面看得不知多开心,当我正全神贯注地欣赏时,竟发现坐在隔邻的两个外国人向我偷笑点头。嗄!竟然被人发现我这个癖好,我只好装作睡觉并没有理会他们。
可能在飞机上的刺激关系,两个日本男不够两分钟便给我婆弄了出来,一个射到婆的手臂上,一个射到婆的脸上,满足地一齐「唉」了一声。
这时机上广播:「我们还有二十分钟便会到达」希腊「机场,多谢乘撘XX航空!」这时婆急忙整理一下脸上和手臂上的「润肤霜」,并立刻穿上身上的衣服,除了已给日本男拿了的胸罩及丁字内裤。
既惊又险地到达了**梦幻之都「希腊」,刺激又色色的事情将会发生。
(四)希腊天体沙滩之旅(后篇)
到达**之都——「希腊」。
我和刚刚给两个日本男在飞机上凌辱完的性感老婆一同下机,看见她嘴角还有日本男的精液,我故意说:「宝贝,你刚才吃了什么?口角还沾有一些。」她带点惶恐地用舌头舔向嘴角方向,将仅余的精液吞了。
婆:「没,刚才吃了奶油蛋糕,忘了抹嘴。」此时向我做出一个得意及伸舌头的表情,似是想分开我注意力。傻瓜,你连最后一滴精都吃了啦,还装傻!
婆:「老公,你没事了吧?头痛有没有好些?」婆很关心地问道。
我:「睡了一会儿,现在好多了。」看完一场好戏,当然没事啦!
哈哈!
当我们准备出海关时,又碰到刚才那两个日本男,并向我说:「Sir,你真是好福气,有一个这么美丽、身材又好的老婆,真令人羡慕!」我:「不是吧?」便客气地和他们说了一会,但婆已经躲在我身后,他们临走时更用淫贱的眼神向我婆上下打量一番。
怀着兴高彩烈的心情终於来到了我们的梦幻酒店,面向「超级天堂海滩」,蓝天碧海,水清沙幼,再加上「希腊」的标记——蓝顶小白屋,真是想立即大解放一番。
放下行李,梳洗完之后我对婆说:「是时候了,准备大解放了没有?」婆:
「还是不好啦!人家怕羞呀!」
我:「怕什么?说好了来这里大解放嘛!何况我都不介意呢!你不想医好我的持久力吗?」在飞机上已经给人看光了,还怕?
婆:「那好吧!开始啦!」婆见我有些不耐烦,态度软化了。
我:「好,我们先脱光所有衣服,从房间的落地玻璃门出去沙滩啦!」婆这次听听话话的随即脱去小背心裙,但……内里为何什么都没有?胸围内裤在哪里?
我明知是给那两个日本男拿了,藉此看看婆怎样回答。
我:「小琳,你的内衣去了哪里呀?为什么没有了?」我装作惊奇地问。
婆此时满面通红,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又可以预先实习大解放呢!」好,又给你说得通。跟着我把已脱光的老婆爱抚一番,发现婆的下体已经好湿润,似是已动情,这时大好时机出去被人捕猎了。
跟着我便拖着婆战战竞竞的一丝不挂走出去沙滩,我们沿着小径一步一步的到达沙滩,发现有几对外国情侣赤裸裸的在享受日光浴,我们随便找了个空位便坐下来,大乳房、大鸡巴四处可见,真是奇景。
这时我想,怎样做才可满足凌辱老婆的愿望呢?嗯,有了,在我们不远处有两个外国男人坐近海边处。
我:「小琳,不如我们到海边游水?」
婆:「好呀!海水很清晰、很漂亮呀!」
跟着我便拖着她行近海边,到走近那两个外国人时,我突然将她抱起,装作要抛她下去,婆大声呼叫,将所有目光都吸引过来。我将婆的头顶面向海,张开的下体自然便向着所有观众,我更看到那两个外国男的鸡巴已经开始胀大。
这时我故意装作站不稳,将婆整个人抛向其中一个外国人身上,在落下的那一刻,婆因双脚分开,下体贴在外国男的脸部除除滑下直至乳沟夹住他的鼻子,那么下面呢?仔细一看,外国男的鸡巴已在婆的下体渐渐消失,婆这时不禁发出「呀……」的呻吟声。完蛋了!莫非老外的鸡巴已插入婆的阴道?
外国男:「Oh!Itsprettygood!Oh!ah!ah!你撞到我的鼻子了,好痛!
Oh!「他喊着痛,但不停用口去吸婆的乳头。婆:」别,不要……「极力挣扎,巧妙地摆脱了那外国男,并连忙向他们说对不起。跟着婆便满面通红的对我说:」老公,我去一去厕所先,一会回来。「之后便箭部跑入酒店里。
这时我望一望那两个外国男,噢!我的心突然跳了出来,原来他们就是飞机上坐在我隔邻的乘客,那么我在飞机上故意凌辱婆的事,他们便……我还来不及说话,那个插了我婆几下的老外便抢着说:「噢!你不就是那个在机舱里故意让老婆帮人口交和手淫的家伙吗?」我呆了一会后说:「我……你们……」
外国男:「不用咿咿哦哦了,是不是怕我讲给你老婆知?」我:「不要呀!」外国男:「看来你老婆真的不知道你的性趣,好,只要你照我的说话做,我就不告发你!」外国男面带奸淫的笑容。
给他看穿了,我只好红着脸对他说:「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想怎样?」外国男:「现在我要和你老婆做爱,还要内射,既然你也想看,那就快快安排。」我:「要怎样安排?」想了一会,带着又惊又喜的心情说:「你跟着我,在玻璃房门口等我叫你进来。不准出声,千万不要给我婆知道,我要你答应我。」外国男:「好,我答应你,否则我以后不能勃起。」跟着我们三人便一步一步的回去酒店房间,他们依计划在房门外等候,而我就进入房间,但看不见婆,原来婆还在厕所。我急促地把我早前买的情趣用品拿了出来,然后便慢慢地走近厕所,噢!我竟然见到婆躺在浴缸里自慰,莫非她给那外国男触动了淫根?
婆闭着眼发出轻微的呻吟声,一边用左手爱抚乳房,一边用右手磨擦自己的阴蒂,手指更在小口进进出出。呵呵过去说:「婆,需要我帮手吗?」婆给我突然其来的说话吓了一跳:「你吓死我了,还取笑人。」这时我立刻抱着光脱脱的婆去到床上,拿了手铐把婆锁在床头两旁的柱上,然后用眼罩蒙着婆的双眼。
我:「小宝贝,今日我们玩刺激些。」
婆:「好呀!放马过来!」
跟着我打开MP3扬声器,播放一些令人舒缓的音乐,又拿了一支催情喷雾出来,在婆的身体各敏感部位都喷几下,婆立即发出「呀!呀!」的声音。
婆:「老公大人,我要……我要呀……」一边说,一边摆动着风骚入骨的身体。我这时用手示意外国男从落地玻璃门入房,说时迟那时快,外国男一个箭步跑进来,用非常感激的眼神望向我并立刻把自己的短裤脱掉,急步但轻声地走向已捕获的猎物。
他先用口去狂吸婆的小,婆给弄得连声呻吟,一双美腿慢慢地张开,目的是可让外国男吻到最深处。他一边品嚐幼嫩的小,一边用手爱抚婆的双峰,还用指尖磨擦婆的乳头,把婆整得死去活来,外国男的挑情技巧真高。
跟着我便坐在旁边欣赏这场极级表演,哗!当我坐下时我才发现,原来外国男的鸡巴又粗又长,十足似象鼻一样,这次婆真是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了,不需多谢我呀!
前奏做了约五分钟,外国男便把他的鸡巴在婆的骚口打圈磨擦,越磨婆就越多淫水流出,一边叫一边流,弄到婆的小蛮腰不停地摆动。
婆:「老公,快些进来啊!我要呀!呀呀呀……」婆疯狂地浪叫。
终於外国男开始有进一步行动了,他把鸡巴在婆的阴户上下拍打,发出响亮的「啪啪」声,跟着把小儿拳头般大的龟头塞入婆的口,在口轻轻微微的进进出出,弄到婆张口大叫,接着再用绝招九浅一深的必杀技将老婆推入高峰,看到婆的高潮一浪接一浪,我想她的叫床声连隔邻房间都可听见。
婆:「老公,你今天……好……很……劲!呀!我好爱……你呀!
但你条鸡巴……好像……长了很多。「
我听了后立刻给吓呆,立即走到婆身边说:「呀!不是吧?因……今天……特别刺激嘛!「外国男也配合地前后抽插着。
婆:「呀……呀……呀……」她已不理我说什么,只懂享受大鸡巴的抽插。
外国男果然耐力惊人,操了婆约二十分钟,婆已经享受了五、六次高潮,看得我和另外那个外国男口水也流了,当然包括小弟弟的口水呢!
五分钟后,外国男终於玩够,把鸡巴插入婆的阴道最深处……射精了。外国男跟着把鸡巴拔出,这时婆口里发出深深的呼吸声。
不容婆有半分钟的喘息,另外那个外国男马上拔出他准备已久的鸡巴瞄准流出着浓精的淫,一插入洞便疯狂地抽插,婆因蒙着双眼未预计有此一着,立即给弄到「哇哇」声:「老公,你……这么厉害呀!」那个外国男继续不停地进出小,可能因之前看他夥伴干我老婆看得太久的关系,操不到两分钟便射了。
婆喘着气说:「老公,你今天真厉害……持久力惊人……连射两炮!」这时两个外国男清理一下自己的下体,感激地从门口走了。
我:「尚未完,还有一炮!」说完就急不及待地将已硬了很久的鸡巴插入慢慢流出两个别的男人精液的口,一插入内,一股暖暖的感觉向我的龟头渗入,使我刺激万分。我一边前后抽插,一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淫乱情景,让我兴奋不已,凌辱老婆真是令人快感,高潮迭起,不一会我已一射入洞,浓精三合一。
婆今天真是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很快地,未给她松绑已整个人躺在床上睡着了,而我也躺在婆的身边回味之前的情景。
这两次都是婆在不清醒及不知道的情况下与人做爱,下次,我要令她睁开眼睛彻彻底底地享受。
(五)老婆终於肯和别的男人做爱给我看(前篇)
       话说上两次在「泰国」及「希腊」旅行,老婆都是在不清醒及不知道的情况下与别的男人做爱,虽然刺激,但都没有在她清醒下与别的男人做来得痛快。真是没办法,怎样才可以令她睁开眼彻彻底底的享受呢?
再设计去旅行?哪有这么多银两呀!
今晚老婆去赴朋友的喜宴,为了暂时满足一下自己的性欲,我在饭厅旁的电脑开了上两次老婆在「泰国」及「希腊」旅行时偷偷录下的真人表演出来回味。
首先看的是泰仔三对一,正式开球,一开始三个「咿咿哦哦」不知说什么,好像在争一些东西,跟着「亚high」好像输了,不情愿地走到床尾,而「亚死」和「亚我」就分别去到婆的两边,开始左右夹攻,慢慢地在婆的肩膀爱抚下去,「亚high」就由婆的脚趾按起,当婆被三个「high死我」按摩时,舒服到不禁发出「嗄嗄」声,加上我放了一些令人放松的音乐,令整个气氛非常舒服。
大约持续了两分钟之后,「亚死」在婆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到婆说:
「唔……」说时迟那时快,「亚死」和「亚我」已经非常合拍地把婆的性感睡衣脱去,「亚high」见状立刻加入战团,把婆仅有的丁字小内裤也脱去,现在婆已经背面全裸向着「high死我」。
我坐在旁边观看,真是high死我才真。第一次看着婆被其他男人看光,原来真是如此兴奋的,大家不防一试。我忍不住了,将裤裆里的小弟弟掏出套弄一番,差点儿射了出来,幸好及时控制到。
他们见状立刻也将短裤快速脱下,露出三条已向美女老婆致敬的大鸡巴。三个中以「亚high」的最长,「亚我」的最黑,而「亚死」的最特别,龟头好像小童拳头这么大,如婆给它插着就真是有好戏看了。
回忆,多么的令人兴奋,老婆与别人做爱时的样子特别甜美,红粉菲菲的,看她给三个泰仔「大三通」真是超爽!可惜,她自己不知道呢!
为了降温,我一边看,一边吃雪糕来减低小弟弟的压力。噢!差不多整筒雪糕都吃光了。
我:「老婆真是太吸引了,彷佛A片里面的主角,表情、动作真的……呀!
我个肚……怎么这么痛……「突然肚里好像火烧一股,好痛!我即时飞快的冲入厕所,解决一下肚里的痛苦。
正当我在厕所作战之际,「卡擦」,有人正在开门。
我:「大件事,莫非老婆回来,现在不是才十时左右吗?」我看一看厕所里的时钟,噢,已十一时了。「呀!饭厅的时钟坏了?!」我越是害怕,马桶里的「咚咚」水声越是澎湃。跟着我听到的是关门声、高跟鞋声、拉动椅子声……跟着是……自己的心跳声。
说时迟,那时快,我赶快清洗整理一下便飞快开门,心里想着:「这次死定了!」一开门,我见到性感的老婆在……
(六)老婆终於肯和别的男人做爱给我看(后篇)大件事,这次死定了,如果给老婆知道,一切就完蛋了。
我冒着生命危险打开厕所门,见到性感的老婆坐在椅子上,面向电脑,正欣赏由她做主角的A片,她竟然……一边看,一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更没有发现我已出来,以她的专注情度,彷佛意犹未尽地回味当时的情景。
我偷偷的躲在饭厅旁的走廊,隐约可看到电脑萤幕,就是三个泰仔一齐前后夹攻她的画面。
当我出来的时候,小琳已把外衣脱掉,然后将连身短裙也脱去,只剩下胸罩及小丁字内裤。
婆:「呀!呀!嗯……嗯……嗯……」一边呻吟,一边把胸罩及小丁字内裤也脱去,用双手抚摸一双乳头已硬的乳房,更将手指插入淫享受地自慰起来。
突然婆一声大叫:「出来啦!」我未及有此一着,整个心也吓得跳了出来。
我:「亲爱的……老婆……大人……你……千万……不要……嬲我呀……我也是……实在……忍不到呢!」我真是从来都未试过这么害怕,出卖、凌辱、伤害……真的不知婆会怎样。
婆竟然一边自慰,一边说:「你真的很想看我和别的男人做爱吗?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我:「我……」这次真是答真的也死,答假的也死。
婆:「我要你坦坦白白,快说……呀!呀!」
我:「我……嗯,不知怎么讲,我只知道当看到你和别人做爱的时候就会很兴奋,我的鸡巴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坚硬,个心会跳得很厉害,整个人都很刺激。
我更想你给好多好多的男人占有,越多越好,我就越爱你……不知怎样解释。

婆:「你不会吃醋吗?我给别的男人上。」
我:「只要你喜欢和舒服,我什么都不介意。」婆:「好,那跟我来!」婆用她已沾满爱液的手拉着我,喔!不是向房门方向,而是……出街!不是吧?
婆光着身体,一丝不挂的打开门,我唯有跟着她,看看她搞什么鬼,原来她走向对面隔邻居住了一对孖生兄弟的门口。
「叮当……」嗄!那么刺激,婆今晚发生……什么事?如果他们一开门看到婆脱光光的性感身体,他们会……怎样呢?
我还未定神,门已经微微打开,竟然是大细孖一同开门,两人四眼发了青光似的,眼定定地望着迷人老婆那光脱脱的胴体。这两个大细孖常常藉意占我婆的便宜,不但偷摸婆的手臂,又在婆弯下身倒垃圾时偷望她胸口走光的两团肉球,这次他们真是意想不到竟可梦想成真。
大孖:「靓……女……怎么样,有什么可帮你呀?」他吞着口水地说。
婆不发一言,一个小嘴已飞向大孖的嘴唇,舌头在大孖的口中乱撞,左手更捉住小孖的小雀仔,拉着进入他们的床上。
婆:「我要和你们做爱。」大细孖一齐向我的方向望,婆即时说:「不用问他了,他叫我来送上门的,你们做不做?」大细孖听了后好像打了强心计似的,齐心地飞向婆的娇媚身躯,爱不择手的上下其手,大孖主攻上半部,细孖就专攻婆的下体。
大孖:「好软的奶子呀!乳头很甜美呢!」
细孖:「姐好多淫水呢!好好味呀!」阵阵「雪雪」声不停在婆身边发出。
而我这次当然是终於能明正言顺地坐在床边欣赏。噢!可能这次真是第一次在婆清醒下看她与人亲热,我的小弟弟前所未有的硬到成支铁柱一样。救命呀!
好爽呢!
孖生兄弟果然非常合拍,你弄上时我弄下,跟着交替换位,很有节奏,不久就已经弄到婆死去活来,「呀」声四起。
大细孖差不多同一时间拔出自己的鸡巴,嗄!不愧是孖生兄弟,连鸡巴都长得一样,一样长,一样粗,龟头形状大小都一样。婆二话不说,熟练地一口就把两条鸡巴含在口中,前后套弄,尽情地享受着。
细孖:「哥,是时候了!」
大孖:「好,开始!」
开始什么?我真是摸不着头脑。
大孖首先躺在床上,让婆睡在他上面,难得的是婆绝对配合,双腿伸开背向大孖,而下体就好像迎接细孖一样。细孖这时拔出坚硬无比的鸡巴,准备向婆的小进发,而大孖亦伸手按着自己的鸡巴有所行动。
莫非他们想前后夹击?不……不是,他们……他们竟然将两条孖生的鸡巴一同插入婆的小内!
婆:「呀呀呀!你们又来了……真刺激呀!好爽呀!快点!快点!」什么又来?婆可能开心到疯了。
细孖:「姐,你的小真紧啊!夹得我和哥很舒服呢!呵呵!」大孖:「对,这次的感觉好像比上次还好呢!」他们两兄弟一同望向我。
什么上次、今次?什么又来?他们全都疯了吗?
婆这时用中指向着我,示意我过去她身边,我立刻起来走向她,她急不及待地拿了我的鸡巴出来,一口含着,很滋味的吸着发出「啧啧」声。
这些……这些就是我多年以来最想要的,现在……现在竟梦想成真,太感动了!看着婆卖力的演出,很快我就第一次在她口中射了,她竟然摆出一副感激多谢的表情,更把我的浓精全数吞下。正……超正!
这两兄弟也目击整个过程,一边插,一边吞口水,终於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震了一震,应该是一同射精才对。
婆:「啊……好多精呀!淫精二合一。哈哈!」婆还俏皮地伸出舌头笑了一笑,乳白色的精液不停地在洞口流出。
大战过后,婆两眼水汪汪的对我说:「老公你喜欢吗?如果早知你喜欢看,我们就不用偷偷摸摸啦!」我:「什么?」
大细孖一齐拥着婆说:「哥,你不知我们多辛苦呀!要等你不在家,我们才可以和姐玩呢!但你又常常在家孵蛋啊!」我:「你们?」
问我有没有发怒?当然没有,这是我梦寐以求想要的,凌辱老婆实在太兴奋刺激了,大家一定要试试。以后我更可以明正言顺地凌辱老婆了。
字数:13726
【完】
11
11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QQ|手机版|小黑屋|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8-4-20 03:30

我们的联系邮箱: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